珠海市纬地技术有限公司
资讯导航
 
 
[大家]有文凭的地方,就有“野鸡大学”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7-06-03 00:27:58    文字:【】【】【
作者:顾则徐,腾讯·大家专栏作者,著有:《朱德别传——与毛泽东的恩恩怨怨》《服装是性的》《共和的守护者——蔡锷传》《梁启超哲言录——给觉醒的中国》。 2013、2014年“上大学网”分三期发布了“中国虚假大学警示榜”。所谓“虚假大学”,用比较流行的话说就是“野鸡大学”。“上大学网”分别发布了100、50、60计210家“野鸡大学”名单,不过,大概由于该网站不属于新闻网站,因此,所公布的名单一直没有引起公众注意。最近,微信公众号“南方周末民生23度”将此写成了新闻,立即引起众多媒体和舆论的哗然。 其实,这也用不着紧张。只要学校是跟发文凭挂钩,“野鸡大学”总会像春笋一样顶着石头冒出来,因为文凭已经不等于知识,而等于了利益,自然就有借机寻取这一利益的人们。目前中国“野鸡大学”的发生,我以为还只是浪潮的开头。 大学与文凭的问题,在中国有特殊性。 就学校来说,中国在世界上是拥有最悠久历史并发达的国度,但古代中国的学校没有小学、中学、大学区分,太学只是类似于大学但不等于是大学,有些高质量书院则兼具学校与研究院的属性,具体的情况十分复杂,很难一概而论。但不管怎样个复杂法,中国古代学校是不发文凭的,所追求的是根据每个学生的实际情况有效掌握知识。在古代中国一个人不存在学历问题,不是根据他上了多少年学校,甚至也基本不会考虑他读过什么学校,而是由有知识的群体对他有效掌握知识的水平给予评价,人们更注重他是哪个老师的弟子,是否被有一定学问的圈子认可和接纳。 古代中国发“文凭”是政府的事情,跟学校无关。在科举成熟了的时代,所谓“文凭”在大的等级上分秀才、举人、进士。清朝时候名目最为繁多,但正式的“文凭”主要是这三个等级,秀才相当于中学毕业,举人相当于大学毕业,进士相当于研究生毕业。我为什么要强调“毕业”呢?因为秀才、举人、进士其实不是学历,而是考试合格的等级。一个人读过什么学校和读了多少年书跟考试无关,他能通过怎样等级的考试,才能获取怎样等级的资格。如果考不中秀才,即使60岁老头也还是童生,而12岁、13岁的“神童”则可能已经中了秀才。16、17岁的“才俊”可能通过了举人考试,而更多的人可能是80岁老秀才。对于绝大多数举人来说能够60岁考中进士就欢天喜地,但对一些自以为“俊杰”的人来说,35岁还不能考中进士就愤恨不已了。 现在流行一种科举制度批判话语,习惯举一些科举落第但做出突出成就的人名字,比如唐寅、李时珍、施耐庵、蒲松龄、郑观应、吴敬梓等,来说明考取科举的人群中没有突出人才。这是非常错误的,根本不符合历史事实。学校和“文凭”分离的制度有其优点,就是要求学习必须要追求“成绩”,虽然这种“成绩”由古板的考试方式约束得狭隘了,但能够通过考试的人毕竟是证明了自己在考试标准的意义上,实实在在学习并掌握了“知识”。因此,不是通过科举考试的人群没有人才,而是出了太多太多人才,中国科举时代的学问和文化主要是由通过科举考试的人才群支撑和建设的。在政治、军事方面,乱世出英雄,非科举人才往往辈出,但治世则主要是科举人才的天下。在文化、经济方面,中国科举时代的主要成就是由进士、举人们创造和建设的。 清末时候,学校与“文凭”分离的传统受到严重冲击。尽管这种传统是以追求真正的学习“成绩”为目标,但实在不适合于教育的普及,也不适应于知识的专业化追求。因此,从西方引进的现代学校制度兴起,新式学校也是发文凭的机构。但是,朝廷的守旧主义者也从一开始就看到了这种新制度的缺陷,这种新制度如果不严格考试制度,文凭等级就等于了学校等级及读书年份,很可能导致文凭与实际掌握到的知识水平发生脱节。 中国在清末发生了一个非常有意蕴的冲突。守旧主义者尤其对洋文凭不愿意买账,因此,以守旧为主流的朝廷坚持要对拿了洋文凭的人进行考试,通过考试再授予举人、进士的中国“文凭”。然而,既然朝廷已经承认了新式文凭,拿了洋文凭的人们很多就不愿意接受考试。事实上,这是很难行通的,比如特别尴尬的是数百名原本就是具备进士、举人资格的人留学归来,如果再对他们的洋文凭资格进行考试,实在是说不通。对拿了洋文凭的人考试只能流于形式,最终流产。 结果,清末时候以洋文凭为主,中国掀起新式学校教育后,出现了一个“野鸡洋文凭”潮流。最严重是留学日本,实际上大量留学生名为留学,却连简单日常日语也不懂,在日本的一些所谓“大学”,不过是留学生们自己为了解决能够有一张洋文凭办的,本质上还是中国学校,从严格角度称之为“野鸡学校”未尝不可。更糟糕的是,很多所谓留学生,即使在日本的中国“野鸡学校”也连达到毕业都谈不上,所谓读书不过相当于住旅馆,或获取一个栖身之地,或能够进入一个朋友交际圈,回国后声称在某某学校毕业,主要由“同学们”彼此互相证明,比较谦虚的人则不称毕业而称肄业。 清末“野鸡洋文凭”潮流一直延续到民国,最庞大的群体当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所谓的法国勤工俭学留学生,很多人实际连在法国的“中国学校”都没有能够入读,不过是以学生的名义打工而已,甚至连打工也可能只是名义。不过,在没有“中国学校”的德国、比利时则比较规范,总体上需要获取正式进入洋大学读书的资格。去英国、美国留学的费用较贵,因此是最规范的。不过也因此就意味着拿到英国、美国文凭回国后,特别得到知识界和社会认可,于是就有相应的潜流,特别是美国的“野鸡洋大学”自然会以中国人为客户。最著名的例子,是钱锺书《围城》里毕业于美国“克莱登大学”的博士方鸿渐,这尽管是小说人物,但钱锺书是根据实有现象而塑造。 “野鸡洋文凭”潮流中,中国本土发生了另一种潜流。清末时候中国新式学校的建立在官方存在严重困难,因此大致规定县设小学,府设中学,省设大学。这诚然是教育落后背景下发展教育的无奈,但也未尝不是一种约束,使得学校在规划体系上比较严格。入民国后,各种学校蜂拥而出,一方面使得现代教育获得较大发展,另一方面也为“野鸡学校”提供了滋生背景。 由于中国农民提供孩子读书实在不容易,孩子能读好书就读,读不好就干脆不读,因此,“野鸡学校”主要出现在大城市。从基层教育到高等教育,学校形形式式,不过,中国人还保持着读书应该实在追求掌握知识的习惯,因此,基础教育部分尽管多数学校的硬件、软件都很差,但教得认真,学得也认真,学不好就留级、退学。“野鸡学校”主要存在于中等教育之后的继续教育阶段,或者说是在所谓“大学”领域,几个自己都只有中学、中师毕业的青年,就可以张起一面某某大学的旗帜,至于能不能招到学生那就是操作能力问题了。如果是有了高级的洋文凭的人物,租几间房子,挂上一块某某大学的牌子,哄点学生来读大学,那就比较容易了,这方面典型的例子,要数上海“春申大学”。 关于春申大学,由于在1925年五卅运动的后续学生运动中,上海学生联合会等对其进行了强烈批评和抗议,因此今天就可以比较具体地窥见它的“野鸡”概貌。 春申大学的创办人和校长是马景行。马景行的品牌,他是毕业于美国西北大学的博士,法学专业,当过教授,据说是民国时上海的名律师(其实那时候律师极少,只要是律师就有“名”了)。他的后人谈到他时尽管有一种自豪,强调他是留美博士,但语焉不详,现存民国资料中关于他的信息也凤毛麟角。根据上海学生联合会对春申大学的批评性《宣言》,春申大学的招生广告声称“在美国立案,聘有在美国得有博士硕士学位的多人当教授”,实际上“校长、教授、管理员、教务长、庶务等,一共只有一个马景行包办”,另外有一个“跑街教员”。因此,可以认为所谓春申大学,不过只有“万能的”马景行本人,再加上一个外勤跑腿。 最奇葩的是,春申大学还“分为大学、专门、高中、初中各部,各部又分为若干年级”,且只有一间教室,各部、各年级学生都在这一个教室里上课。 不过马景行竟然招到了50多名学生,他的招牌主要是声称“本校是在美国立案的”。一张文凭、一个学士学位的“学费”是180多元,马景行还会“在寝室里聚赌抽头”。对入学学生,马景行可以随机表态:“你可入三年级,明年得文凭”,“你可入二年级,后年得学士”。 以马景行招收到学生按50人整数,每人收取180元整数“学费”计算,他共收到“学费”9000元整。按《陈云年谱》,陈云1920年后在上海商务印书馆当学徒,第一年月薪3元,第二年月薪5元,第三年月薪7元,可以做到“仍有积蓄,每年除寄给舅父母一些,还能资助有困难的同事”,1925年他学徒期满到书店当店员,月薪可以有9元了,从穿布鞋的少年变成了可以穿皮鞋的单身青年职员。由此可见,9000元当时在上海实在是笔巨额款项,相当于陈云正式当店员后月收入的1000倍。查1925年蔡康仁在上海投资的制造机械的上海机械厂,资本额不过10000元,也即马景行用一间教室办的“野鸡大学”所收“学费”,已经相当于可以办一所较有规模、在当时属于先进水平的机械制造工厂。 春申大学这类以追求经济利益为目标的“野鸡大学”,当时称为“贩卖店”,之所以能够招到学生当然是欺骗,但基础是有想获得文凭的学生群体,其中有一些人仅仅是想获得文凭这个知识和身份符号而已。 当社会是以现代学校教育为基础时,也就自然有了将文凭视作为知识标志的本能,从而获取文凭也就意味着获取了职位、名誉及前途。民国前期即使清华大学、北京大学这样正规的大学,经历过科举时代的人也都感叹学风已经严重败坏,校园里充斥着不真正追求知识而只是追求获得文凭的学生。当以文凭发放作为国家教育进步的指标时,一个社会也许似乎并没有将文凭与金钱结合在一起,但“野鸡大学”也就更为泛滥,不过,这已经属于另一种潮流。 总体而言,当中国有了新式学校教育,一方面教育获得了进步,一方面“野鸡大学”也孳生出来,目前只是新的孳生,将来恐怕会更多,因为无论是对金钱还是文凭的追求,都将日趋狂热。 (原标题:《有了现代教育,便有了野鸡大学》)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版权所有 粤 DGY-2007-0542 珠海市纬地技术有限公司